一览,致力于服务7000万专业技术人才!收藏本站

新疆英才网联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人力资源 > 新闻中心

广州明星检察官辞职:非常羡慕体制外朋友的生活

发布时间:2015-04-03 15:09:20点击数:297476 次
3月20日上午,恰逢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召开,会议表决通过了免去杨斌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职务的决定。
辞职两周以来,杨斌做得最多的是清理以前的工作资料,各种杂物把家里的小院子塞满了。
 
3月16日,一个寻常的周一,她向单位递交了辞职报告。两天后,单位的政治部打来电话通知她,辞职报告批了。3月20日上午,恰逢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召开,会议表决通过了免去杨斌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职务的决定。
 
曾经的明星检察官
 
辞职以前,她在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做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,办理窗口业务。2013年,原本负责此项工作的同事生病,领导把杨斌调了去。“领导当时说这个岗位很重要,要调一名责任心强、经验丰富的老同志,说是对我的重视。”说完后,杨斌笑了笑。
 
“按照我离开之前的状态,我的工作每天一两个小时就能做完,比较轻松。”
 
一年以前,她开始有了辞职的念头,“一个原因是我已经很久没办案了,我再不办案会废掉的。因为法律是一个实践性非常强的工作”。
 
杨斌是广州市的明星检察官,因为“周模英溺女案”声名鹊起。2005年,周模英因不堪生活重负而亲手溺死9个月大的女儿。杨斌是她的公诉人,在庭上为其请求从轻处罚。
 
遇到周模英时,正是杨斌人生的一段低潮期,她自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检察院遴选到广州市人民检察院,“当时在花都我买了房子,是公诉科副科长。到了广州什么都没有,而且因为周模英这个案子挨了批,看起来前途非常无望。但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过得很快乐,每天专心办案子就可以了,真正投入去办案子,可以从工作中得到很多有意义的东西”。
 
2010年,周模英出狱后,登门跪谢杨斌。杨斌广为人知又饱受争议。
 
“周模英案”对于杨斌来说是一个里程碑。她认为自己在这一案件后完全成熟了,“能够更客观地看待案子,包括看待被告人了。我会更自觉地去做更多事情,包括可做可不做的事情”。这是她最享受工作的一段时间。
 
成名后的经历也使得杨斌的人生发生许多转变。她开了微博,开始参加许多社会活动,生活和以前大不一样。
 
她发起了救助刑事案件被害人的“天祥关爱”计划,在微博上频繁发声,介入公共事务中。
 
“这几年,我跟体制外的接触越来越多,我的生活面打开了很多,交往的面宽广了很多,看到的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。有很多体制外的朋友,也看到了他们的生活和自由。非常羡慕,觉得人应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”杨斌说。
 
“长期生活在体制内,思维方式、视野等各方面都会受到很大的约束。就像我体制内的朋友、身边的朋友都会说,你都混了这么多年熬了这么多年,再多熬几年,有退休金啊医保啊。他们所考虑的都是这些东西。”
 
2014年春节,全家聚在一起,她突然提出来离职的想法,把家人吓了一跳。父母和丈夫都不理解,也不赞成,觉得这份稳定的工作很重要。
 
她决定缓一缓,“我没有马上辞职也是因为家人的原因,如果得不到家人的支持,即使我要走,也会纠结”。
 
辞职潮来了吗
 
1992年,当杨斌揣着重庆大学社会科学专业的毕业证来到广州时,她远没有想到今天。“我从没有做什么计划,人生的每一个抉择基本上都是凭着内心的指引。命运充满了偶然,偶然中又有必然”。
 
她最早是在花县人民检察院调研室写材料。1997年的一天,她到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开会,偶然看到一份《关于从基层遴选优秀检察官的通知》,立即决定报名。从数十个人中脱颖而出后,杨斌正式成为公诉人。
 
公诉人成就了杨斌。虽然那时,她已经常常听到身边有朋友、同事辞职。“不过从没有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”但这两年,这类消息来得越发频繁,“司法改革带来了更大的骚动,我认识的好几个很优秀的检察官都辞职了。”
 
“辞职潮已经来了。”杨斌说,她也毅然加入到这股人群中。
 
2015年的广东省高法工作报告上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郑鄂曾指出,目前法院工作中存在的困难,其中一条即“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已经开展,但一些配套方案、规定办法还需要制定并落实,审判辅助人员缺乏、人案比例不均衡、人员流失等问题和困难突出”。在整个司法系统,这一问题已渐渐显现。
 
不过,在杨斌看来,人员流动也是好事。“有流动就会有变化,有变化就会有希望,说明这个社会开始活起来了。出来并不代表我们对司法改革失望,不抱期待。而是社会重新焕发活力了,使得体制内的人可以勇敢选择过另一种生活。因为当体制内的人开始出来后,就说明公务员没那么吃香了,其实这就是社会开始正常了。以前人人都想去做公务员,是很不正常的。”杨斌说。
 
“年龄越大、经历越多,突然就想明白了,没有什么东西比时间更宝贵、比梦想更宝贵,不能再多等一天了,尽早开启自己的新生活。”杨斌说。
 
她现在的想法是对以前经办过的案件当事人进行回访,看看他们现在的生活怎么样。同时,结合自己这些年的经历、感悟,以及20年来的司法大背景和社会转型,进行总结与记录。
 
除此之外,杨斌的人生新计划是做一个律师,“继续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坚守自己对法律的一种信仰”。
 
她不想放弃自己的专业和对法律的热爱,“律师在中国、在每个国家的社会转型期都担当了很大的责任。我觉得作为法律人,如果在这个时候没有参与进来,很遗憾”。
 
辞职后的这些天,杨斌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,“彻底的自由感”。每天睡到自然醒,买菜烹饪,做做手工,对以后的生活充满憧憬和向往。
 
“我就是觉得新的人生要开始了,可能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,一定是的。但是我还是有信心,这个年纪的我,一定比22岁下海求职的那个女孩更成熟、更强大、更有能力和智慧。”杨斌信心满满。
 
(来源: 中国青年报)
下载一览APP,随时随地查工资,找工作,求发展!
[ 打印 ]   [ 收藏 ]   [ 关闭 ]   [ 返回频道 ]